手機版   |   最新資訊
您的當前位置:雕塑藝術網 > 雕塑市場 > 正文

竹刻,將清靜浸透到生命里

來源:未知 編輯:admin 時間:2019-10-10 手機版

mt810lx,洛杉磯時報,文化繁榮發展

為了能更好地刻字,李樹森自制了放竹片的工具竹刻工具,鋸和刨子用于裁剪竹片和磨光打平,刀具則用于刻字為了讓竹刻的字能傳神,一筆一畫都要認真仔細雕刻李樹森的竹刻作品

2015年剛剛開始,李樹森就格外忙碌。東南角正在舉辦一場民間手工藝展,李樹森的竹刻作品在那兒有一個展位。他每天都要去那兒坐坐,因為總有愛好者在他的展臺前駐足,有的還會和李樹森聊上一陣子。一次,有個頭發花白的老先生站在展臺前看了好久,半晌,他抬起頭對李樹森說:“你這上面的每一刀都有感情。”這讓李樹森很感動,因為在天津,從事竹刻的人不多,懂得欣賞竹刻的更是少之又少,李樹森總有一種“知音少,弦斷有誰聽”的心情。如今,能得到這樣的評價,他覺得很欣慰,也覺得這幾年為了竹刻付出的一切沒有白費。

與大多數手藝人不同,李樹森并不是專業從事竹刻,也不是從小就會,竹刻于他只是個愛好,他真正做竹刻是從退休開始的。因為竹刻是主要流行于中國南方的一項民間雕刻藝術,北方從事竹刻的人很少。李樹森憑著自己對手工藝的悟性以及對竹刻工藝發自內心的喜愛,在幾年的時間里,做了近百件竹刻作品,成為目前天津少有的竹刻制作者。

“我的這四位老師都比我年紀小。我并不覺得花甲之年拜師有什么不好意思的,不管手法怎么樣,態度應該端正”

竹刻,又稱竹雕,是在竹材、竹器上雕刻文字、圖畫等。竹子亭亭玉立,婆娑有致,不畏霜雪,四季常青,“未出土時先有節,及凌云處尚虛心”,有君子之風。李樹森一直就喜歡竹子,年輕時雖未有做竹刻的念頭,但他做手工藝的興趣卻是從小就有。“我小時候就愛鼓搗一些小玩意兒。那時候我們的生活單調,也沒有玩具,我就自己做手槍還有一些小東西玩。長大后,成家立業忙于工作,這點兒愛好就擱置了,但一直存放在心里。”李樹森向記者娓娓道來自己的竹刻之路。

最近十幾年,因為孩子大了,工作也沒以前那么忙了,李樹森開始重拾舊好。閑暇時,他琢磨著給自己做了“玩具盒”,還在結婚紀念日給妻子做了首飾盒。2011年,李樹森正式退休后,帶著一直深藏于心的竹子情結,開始做起了竹刻。

李樹森做竹刻的第一步就是拜師。中國的竹刻工藝雖然源遠流長,但因為北方的氣候條件,竹刻在北方并不流行。身邊沒有竹刻大師可以請教,李樹森就上網找,加了很多竹刻愛好者的群,也因此結交了很多同道中人。通過互聯網,李樹森遇到了第一位老師—比他兒子年齡還小的竹刻師張立斌。

雖然在年齡上是長輩,但剛入門的李樹森不恥下問,總是尊稱對方為“老師”。張立斌教他竹刻用什么工具,還從江南選購了一些竹子寄給李樹森。工欲善其事,必先利其器,有了材料和工具,知道了一些基本刀法和門道兒,李樹森開始做起了竹刻。后來,他又結識了上海的一位書法家,對方指導他竹刻的簡單刻法,告訴他怎么用刀、刻哪個部位、用哪種刀。第三位老師是國內有名的竹刻師林媛英,竹刻有哪些規矩、怎樣布局、字與畫是什么關系、如何刻得活靈活現……這些章法都是在林老師那兒學的。

去年7月,被稱為“中國留青第一家”的常州徐氏家族在西沽公園辦展覽,李樹森帶著自己的作品慕名而去。在那里,他遇到了徐氏竹刻的第三代傳人徐文靜。李樹森虛心地向徐文靜請教,哪知對方看到他的作品后很吃驚,連忙叫身邊的父兄過來看,并說“你看人家天津人,竹刻做得也不錯”。李樹森那一次受到了徐文靜的點撥,茅塞頓開,再刻竹子便有了很多靈感。“我的這四位老師,都比我年紀小,但是我很尊敬他們,把他們當成真正的老師。我并不覺得花甲之年拜師有什么不好意思的,不管手法怎么樣,態度應該端正。”李樹森說。

每天刻竹至少8個小時,不雕畫,只刻字,每個字的每一筆都要力爭忠于原作,盡量做到不留遺憾

在家里的那張工作桌前,李樹森每天至少要花8個小時做竹刻。竹刻是個精細活兒,一筆一畫都要傳神。李樹森的竹刻,工藝多是留青和浮雕。李樹森向記者介紹,竹分四層:竹皮、竹肌、竹糠、竹簧,所謂留青,也稱平雕,即用竹子表面一層青皮雕刻圖案,把圖案之外的青皮鏟去,露出竹肌。浮雕則是在竹肌上做文章。留青和浮雕都屬于陽刻。陽刻是竹雕中比較難的刻法,卻能準確表達出原作的神韻,所以,李樹森很鐘情于陽刻。

本文地址: http://www.odffhd.live/diaosushichang/13801.html 轉載請注明出處!

雕塑藝術網 - 中國雕塑新聞網,雕塑網,雕塑資訊,雕塑價格,雕塑加工 http://www.odffhd.live

Copyright © 2018 雕塑藝術網 版權所有 手機版

Top 白菜网大全